/NEWS

详情

昆仑关“坡道”频袭货车 记者追访揭抢劫内幕

日期:2019-01-17 08:31

  12月10日晚上9时许,上林籍货车老板卢宝龙的货车途经宾阳县思陇镇与原邕宁县九塘镇交界处的324国道昆仑关上坡路段时,被一伙不明身份的人爬上车抢走近两吨生铁,这已是卢宝龙今年以来在此处遭遇到的第4次爬车抢货,损失近两万元。在此之前,本报也曾多次接到不少货车司机遭遇爬车抢货的反映。

  12月13日凌晨,记者随同卢宝龙等人的货车“独闯”324国道昆仑关路段,亲眼目睹并拍摄下了这伙人爬车行劫的全过程,也揭开了这伙人盘踞昆仑关对过往货车抢劫的内幕

  12月13日晚11时45分,记者从南宁跟随货车老板卢宝龙、司机李声、黄建荣一行4人,拉一车重达28吨的生铁块前往博白。

  14日凌晨1时40分,当货车到达324国道八塘路段时,开车的李师傅叫醒沉睡中的卢宝龙和黄建荣,提醒两人注意:昆仑关坡道即将到达。

  此时,记者也有点紧张。凌晨1时52分,货车驶过一座桥后到达昆仑关坡底,开始爬坡。卢宝龙叫李师傅加快车速,并打开车头背面的探照灯,他则从副驾驶室探出半个身子,观察路两边的动静。另一名司机黄建荣则拿出手电筒往车厢后照。大货车以时速10公里的速度缓慢前行,爬了1/3坡道,周边未见任何动静,卢等3人不禁长舒了一口气,但仍在紧张地关注着路边的动静。

  凌晨1时58分,货车已爬了约2/3的坡道,时速也减至8公里/小时,低沉而巨大的引擎轰鸣声响彻山谷。当货车行驶至距离坡顶约300米处时,路两边仍未有任何动静,卢等3人断定今晚贼人不会出来了,驾驶室里的紧张气氛也缓和了下来。

  凌晨2时,货车距离坡顶还有200米,卢等3人终于放松了心情,正暗自庆幸时,记者回头往车后厢一看,不禁被吓了一跳:3个年纪约20岁的男子不知何时爬上了车尾部的保险杠,3人头部均套着只露出眼睛的毛线帽,在车厢探照灯的照射下不停晃动。只见他们一只手勾住车尾,另一只手麻利地掀开车帆布,把生铁块一块块地扔下车。

  见此情景,卢宝龙从副驾驶室探出身子大声呵斥,并从记者手中夺过相机往车厢后拍,但3名男子人并不理会,兀自从车厢里搬出生铁块往地上扔。见无法制止,卢宝龙缩回驾驶室,记者接过相机伸头出去欲拍照时,突然一块石头从路边的丛林中袭来,“扑”地一声跌落在路前方,记者惊出一身冷汗,连忙缩回副驾驶室。记者和卢等3人只得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抛下生铁块。

  货车离坡顶大约还有100米时,车尾3贼相继跳下车。货车继续前行不到40米,又有两个头裹围巾的贼人爬上车尾抛下生铁块,记者拿出相机探出身子往车厢后胡乱猛摁了几下快门。货车终于爬至坡顶,两贼人也纵身一跳,消失在路边的丛林中。此时,已是凌晨2时05分。

  卢宝龙赶紧拨打九塘派出所一民警的手机(此前,卢报警时对方给他留了手机号码)报警,该民警睡意朦胧的话语令卢宝龙十分恼火。记者接过卢宝龙递过来的手机向对方表明身份后,该民警称无法证实记者身份,随即挂断了电线分,货车到达宾阳县城。在给货车加水时,卢宝龙爬上货车后厢查看,发现原来平整码在后厢的生铁块已凹下一个坑。后来经过磅清点,发现少了50多块将近600公斤的生铁。随后,黄建荣、李声继续驾驶货车前往博白,记者与卢宝龙则留宿宾阳。

  12月14日上午9时许,记者和卢宝龙搭乘班车来到当日凌晨的事发点昆仑关路段。

  当时,该路段车水马龙,路两旁一个人影都没有,让人丝毫感觉不出这就是令货车司机惧怕的“魔鬼坡道”。记者从坡底的大桥处沿着路边一条小路往坡顶上走,发现路两旁灌木丛遮掩的地方,均有贼人夜晚伏击的“窝点”,在大桥旁边的土坡上,一块被贼人踩踏出来的空地堆有数十块石头。在坡道的中段,路两旁和排水沟内到处是啤酒瓶碎片。卢宝龙说,这些碎片是货车遇袭时,司机从驾驶室扔下酒瓶赶贼留下的。

  夏天的晚上至次日凌晨,这伙人通常潜伏在坡道的底段、中段树丛中的其中一处,这给他们冲出路面爬车赢得了时间;春、秋或寒冬时节,这伙人则藏身于坡底的桥下,一旦有目标出现,他们就从桥边的土坡爬上来追车,而且这伙人可以从过往车辆的马达轰鸣声中判断出是不是重型大货车经过。

  此外,这伙人除了昼伏夜出,作案后转移赃物速度快之外,分工也很明确。宾阳县思陇镇派出所韦所长告诉记者,这伙人主要来自昆仑关附近村屯的五一村、那陇村、陶石村和高田村。近来该团伙势力和规模越来越庞大,甚至有专车接送赃物,前方作案人员得手后,后方的一伙人开车跟在后面捡货,来得快去得也快。

  12月10日晚,货车老板卢宝龙的侄子卢冠献和司机熊建华开一辆大货车满载25吨生铁前往桂平,当晚9晚许,当他们开车途经324国道昆仑关坡道时,两人不禁打起寒战:他们今年已经在这里被贼人偷袭了3次,此次能否躲过一劫,他们心里也没底。货车开始爬坡时,司机熊建华拼命轰大油门往坡顶开,卢冠献则从副驾驶室内探出头来,用手电筒往路两边照。

  但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当晚9时15分,当货车吃力地爬了1/3的坡道时,五六个贼人突然从路边的草丛中钻出来,其中3人快步赶上货车,“噌”地跳上车尾的保险杠,从袋中掏出牛角刀割开车厢的帆布,然后每人一只手勾住货车尾铁栏,一只手不断地往路两边扔生铁块。卢冠献一边用手电筒“射”这伙人,一边掏出手机报警。

  据卢冠献介绍,当晚,这伙人见他拿出手机报警,还用手电筒照他们,在车下捡生铁的同伙立即捡起路边的石块砸向驾驶室,“咣当”一声,一块石头击中了副驾驶室的玻璃,卢冠献吓得把头缩回驾驶室。不一会儿,车上的3个贼人陆续跳下车,货车爬上坡顶后,这伙人迅速消失在夜色中。

  报警后,熊、卢二人将车开到宾阳县思陇镇派出所,经重新对货车过磅,发现少了近两吨生铁。

  货车老板卢宝龙对记者说,自2000年他从事生铁运输以来,平均每年在昆仑关路段被抢劫4至5次,每次被劫走几百公斤生铁,今年已是第4次遭劫,被劫走的生铁重量也是历年来最多的,达到近两吨。今年5月21日凌晨,他亲自跟车护送一车生铁前往平南,在昆仑关也被这伙人拦住,不但被劫走200多公斤生铁,一随车人员还被贼人扔过来的石头击中头部,血流满面。另外两次被劫分别是今年7月和9月。

  卢宝龙印象最深的一次,是2001月11月23日那天晚上。当晚11时许,他和一司机拉一车石灰粉去宾阳,当货车开始爬坡时,一伙贼人盯上了他的货车,并立即爬上车查看,发现是石灰粉后,这伙人又悻悻跳下车。货车爬到坡段中间时,一辆满载小猪仔的大货车超了他的货车。恰在此时,他的货车爆胎了,他和司机把车停在路边换轮胎。

  不一会儿,令他吃惊的一幕发生了:这伙人的其中两人迅速爬上运生猪的大货车,每人各拖出一头嗷嗷大叫的小猪仔扔下车。当两人抱着小猪经过他修的货车时,还问了他一句“车修得怎样了”,然后若无其事地离去。

  熊建华等司机向记者坦言,货车开往玉林、贵港等地区之所以选择走324国道而非高速公路,主要是考虑过路过桥费问题,送一趟货走324国道要比走高速公路省近千元路桥费。

  昆仑关坡道全长约1500米,坡底到坡顶垂直高度大约是20米,路两旁均是密不透风的松树林和灌木丛,坡道曲折陡峭。不少车辆爬坡时速度很慢,尤其是载重物的大货车,爬坡时速一般不超过10公里,这给不法分子爬车劫货留下了可乘之机。

  卢宝龙说,一般情况下,这伙贼人埋伏在距离坡底附近,货车开始爬坡时,他们就从路两边钻出来,然后下手。这伙贼人爬车劫货的手段如出一辙:货车爬坡至1/3时,是他们追车的阶段;1/3至2/3路段之间,他们开始从车尾部往后抛下货物;货车爬坡超过2/3,即将到达坡顶时,车速得以加快,这伙贼人就陆续跳下车,收拾“战利品”,然后隐退到路两旁的丛林中。

  今年9月21日晚10许,卢宝龙叔侄俩拉一车生铁途经昆仑关路段时,遭到这伙人的袭击。当晚,叔侄俩将车停在路边,从驾驶室拿出铁棍试图与这伙人搏斗,谁料车未停稳,率先下车的卢宝龙就被对方扔过来的乱石逼回驾驶室。对方有七八人,个个手持刀棍杀将过来,自知寡不敌众的卢宝龙赶紧叫侄子卢冠献加大油门继续爬坡。当时,窗外乱石如雨点般落在驾驶室周围,见货车启动后,这伙贼人停止了袭击。

  多年来,卢宝龙运输的生铁屡遭贼抢,他就想搞清楚这伙贼人到底是怎么销赃的。他走遍了宾阳县周边的废旧店,但均未发现有生铁块。后来,他在宾阳县境内发现不少铸造厂收购零星的生铁块,他怀疑这伙人偷得的生铁块流向了宾阳县大大小小的铸造厂。

  12月14日下午2时许,记者和卢宝龙又返回宾阳县城走访了数家废旧收购店,均未发现有生铁块。随后,记者在卢宝龙的指引下,又暗访了宾阳县郊一家规模较小的铁艺铸造厂,发现厂内堆有不少生铁块。当记者探问这些货是从哪里进时,一名女子三缄其口,并把记者赶出门。

  宾阳县思陇镇派出所韦所长在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坦言,据他多年掌握的情况来看,这伙人有一整套严密的销赃网络,除了少部分赃物在附近村屯自行消化外,绝大部分流向了宾阳县城、芦圩镇以及武鸣和南宁。

  韦所长称,五一村共有人口320人,田地却很少,出现爬车偷货的人,有其自身原因。

  记者在思陇镇高田村采访时,被采访村民均对昆仑关“爬窃”销赃渠道讳莫如深。随后,记者搭乘该村的一辆三轮车返回思陇镇,记者问及此事,车夫对此也不愿作出评价,他说自己经常往返于高田村与思陇镇之间,说出来会招惹麻烦。

  不少司机认为,货车频频遭劫,除了昆仑关坡段弯陡的客观因素外,这个坡道横跨两个县份造成两地辖区派出所职权不清、出警不及时也是一个原因。

  卢宝龙告诉记者,今年以来,他的货车5次(包括12月14日凌晨记者亲历的那次)遭劫时,随车司机都及时拨打110报警,但当地的派出所没有一次抓到“现行”。今年5月,他的货车被劫,九塘派出所的一名民警赶到现场后打他的手机,当时他的货车已开到宾阳县城,时间也已过了半个小时。

  12月14日下午5时许,记者拨打九塘派出所凌晨刚刚接报的那位民警的手机时,他却否认他是九塘派出所的人,并立即挂断了电话。

  思陇镇派出所韦所长告诉记者,多年来,该所曾多次联合县刑警大队、县交警大队对活跃在昆仑关一带的这伙贼人进行打击,也抓过不少人,但还是无法杜绝这种现象。韦所长否认了两地辖区派出所职权不清、出警不及时的说法。他说,思陇、九塘两地派出所一直保持密切的联系和协作,双方经常联合派警力加强对该地段的巡逻。

  当天早上,思陇镇派出所一名民警却向记者表达了不同的看法。他说,由于昆仑关坡道同属于不同辖区派出所的管辖范围,因此民警经常遇到接报后该不该出警的困惑。他说,每次接到报警,民警无法第一时间对货车遭劫的具体方位作出判断,如果在九塘派出所辖区发生,应由该所出警;如果货车进入思陇辖区被劫,则由他们出警。他还告诉记者,由于一部分货车司机报警时无法明确被劫地点,常常造成出警不及时。

      申博,申博太阳城

所属类别: 申博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申博太阳城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