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详情

铸造厂老板拖欠48万余元8年法院强制执行腾退其住房

日期:2019-04-10 05:01

  热切欢迎你的浏览,小编的努力,就是为了给你带来你喜欢的内容,希望我们的文章能够给你带来开心哦!

  楚天都市报3月25日讯(记者孙婷婷 萧颢 通讯员方文博)拖欠银行48万余元8年,法院将房屋拍卖后,夫妻俩占着房屋2两年多仍不肯搬出。今日上午8点半,武汉市江夏区法院出动4辆警车、20多名执行人员,来到江夏区纸坊街某小区,恰巧碰到头戴安全帽的被执行人余某,他正在收拾物件往楼外走。当天上午,法院组织搬家公司对其前妻房屋实行了强制腾退。记者跟随执行干警,全程参与了此次腾退行动。

  上午8时48分,四辆警车开到了位于纸坊街某小区单元楼门口。5名执行人员站在门口,这时从一名头戴安全帽男子推着一辆电动车从楼内走出。承办法官介绍,这名男子就是被执行人余某。余某称,他现在在某钢铁厂上班,法院通知其今日执行,回来收拾东西。

  记者跟随执行人员爬上6楼,一层居住两户。其中一户大门大开,走进去一看,该房屋为两层楼复式楼房,屋内留有不少家具和家电,共有233余平方米。执行人员检查房屋一圈后,对房屋内的水表、电表等设施贴上了封条。

  9点半左右,一名姓邹的女士出现在屋内。她听说今天有腾退,便赶来现场。她对记者说,余某拖欠她家钱一直未还。1998年,余某办厂时提出借钱,看在余某和丈夫是好友关系上,邹女士一家找人东拼西凑借了20万给余某,然而余某始终推辞没钱还不了。借钱的人多方找邹女士要求还钱,让邹女士深感无力。不仅如此,余某的身影也很难寻见。邹女士说,记忆最深刻的是2002年冬夜,屋外下着大雪,她每天在余某家门口守到凌晨,余某都未露面,邹女士只好自己想办法先把钱还了。

  余某是江夏人,1998年投资200万余元创办了一家铸造厂。随着企业发展,2006年,余某投资了300万余元扩建了新厂。2008年余某向武汉市江夏区农村信用社借款48万元。双方约定,借款期限为2年,到期后余某仅还了利息。后因历史原因,该债权转至了农村农商行江夏支行(以下简称江夏支行)。江夏支行多次催款无果。2011年3月,江夏支行将其告上法庭。同年5月,法院作出判决,要求余某支付48万欠款及利息。余某对此提出异议,他认为已将一间厂房抵押给了银行,因此,余某拒不履行判决。

  经查,余某因借款,拖欠他人欠款,涉案达25起,包括拖欠工人工资、烟酒赊欠等债务。2016年,余某因拖欠一位面包车司机200元车费。为此,司机将余某告上了法庭。案件进入执行阶段后,余某依旧未给钱,而司机多次到法院申请执行。为了早日让司机拿回欠款,承办案件的执行法官阮法官还代为垫付了200元,而这笔钱余某也没过问。

  2011年6月27日,江夏支行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余某坚持认为,他将厂房做了抵押给银行。法院应执行其抵押厂房。法院表示,经查证,厂房因房屋证照不齐,缺乏土地产权证等原因,银行未将该厂房视为抵押物处理,也无法作为可执行财产。

  2011年8月,法院经过多方查证,余某账户名下并无可供执行财产,因而追加妻子黄某作为被执行人。2011年8月17日,法院依法查封了两人居住的涉案住房。

  为了早日让借款人拿回钱,承办法官表示,本想以调解方式让余某尽快还款,余某也多次作出了承诺,写了很多保证书,但一次都没有兑现。

  2011年,法院组织相关单位对房屋进行评估,余某对评估面积有争议,不服评估价格。最终,房子经历了4次评估,2017年4月才得以拍卖。同年6月初已92万余元成交。余某和黄某坚持不搬离。

  2017年6月19日,余某提出了执行异议,他认为这是其前妻房屋不应执行,认为房屋评估价格不符合市场行情,无法接受拍卖价格。为此,他通过异议复议申诉信访等各种渠道,往返奔走于武汉市中院、江夏区检察院、最高人民法院,但均被驳回。

  原来,1985年1月余某和黄某结婚后,育有两女一子。2007年11月,余某和其妻子购买了纸坊街这套住房。2011年12月,余某与妻子离婚,协议中写明全部财产归前妻所有,住房产权归其子但未办理权属变更登记,而厂房则登记在前妻名下。

  事实上,法院认为被执行房屋为夫妻婚姻存续期间的共同财产,符合相关法律规定。

  “我们给了很多时间和机会。本月22日,还专门来给他做工作,让其周末自行搬离。他不理。”承办法官表示。25日上午,法院专门组织了搬家公司进行强制腾退,这才有了开头一幕。法官表示,后续将继续追查余某相关线索,还有许多申请执行人等待拿回欠款。

      申博,申博太阳城

所属类别: 申博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申博太阳城


网站地图